牙子

贺红/GGAD/锤基/毒埃/盾冬/暴卡(perhaps)

【贺红】这里是新年番外www#甜甜甜 #

好的咳嗯,新年嘛,甜是好事╰(*´︶`*)╯


*

“喂?……嗤,我去不去学校和你有什么关系……这个是理由吗?!你滚蛋!……啧,就是生病了……你以为是谁啊!我他妈知道了知道了……没见过你这么麻烦的家伙!挂了!!”


贺天拿着手中传来忙音的手机,挑挑眉毛,轻笑着自言自语:“看来你真的是……欠操啊。”随后抬眼望了望这个店面,迈开步子走了进去,留下一句飘渺的话在雪中。


“……红毛,感谢我吧~”


那头的红毛狠狠打了个喷嚏,又裹紧了点被子,身子抖了抖,喃喃道:“怎么有点冷??”

-

下午五点。


红毛家的门被敲响。正躺在床上的红毛听见一点点声音,迷迷糊糊的抬起头,套上衣服,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头重脚轻的感觉冲击得左晃右摆,慢慢的才走到门口,打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黑色短发,卡其色风衣和米色围巾,一张人神共愤的帅脸。不过今天他好像背了一个包。


当初见到这张脸都怕,现在怎么只是看到了一个身影都格外安心。红毛自嘲的笑了笑,说道:“进吧。”


贺天倒罕见的没有讽刺什么,利落的走进去。


“……喂,你喝啥?”红毛捂了捂额头,等到清醒一点了才回头问道。


“病患就该躺在床上,摆出这个难看的样子给谁看?”贺天掀唇露出一个最招牌的讽刺微笑。


“切。”红毛犯了个白眼,也不矫情,转身走进房间重新躺下。


贺天就如同屋子的主人一样,熟练的穿过厨房找到冰箱,大冬天倒是拿出了一罐冷冻啤酒。他坐在客厅上,悠闲的翘着二郎腿,盯着时钟上的指针慢慢行走,像在等待什么。

-

待到时针指到六点。


他才站了起来,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间门走进去,看到红毛像个粽子一样包在被子里,红彤彤的脸颊像熟透的红苹果,他向来冷淡的眼里盈满笑意。


贺天从包里掏出一个礼物盒和保温盒还有一点药,放在红毛的床头柜上。


红毛似乎听到动静,身子转向贺天,眼睛却没有睁开半点,嘴里还在梦呓着什么。贺天在他床边坐下,回头看着他的睡脸,无奈的叹气,俯身吻上红毛发着烫的额头。


随后他动了动,附在红毛耳边,低声说:“新年快乐。”

-

晚上十点。


红毛仿佛终于感到肚子饿了,像毛虫一般蠕动着从被子里钻出来,迷茫的回头一瞄,像被吓到了一样呆住了。

保温盒,药,——还有礼物盒。


我我……我靠……不是吧!红毛用袖子捂住嘴巴,本来就烧的很红的脸差点就炸了。


“不不不……不会是贺天吧……??”他结巴着,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拆开礼物盒。里面是一个很普通的情侣戒指。


旁边有张小签条。


-

不用谢我,就当作我同情你从没谈过恋爱也没收过礼物的礼物吧~P.S.下面有惊喜。

贺天

-


仔细一看,原来礼物盒有两层。他拿掉上面一层,第二层的东西却让他更加咬牙切齿。


一层满满的不同口味的不同牌子的套套。旁边小签条写着:宝贝我保证一定会在一个月内用完这些的。


“靠!这他妈就是对待病人的态度!!”红毛气得简直想把东西都丢掉。


最后盯了床头柜上的东西好一阵子,扭开了头。


“……爷勉……勉强收……收下这些东西……咳嗯……”


评论(18)

热度(75)

  1. 软嘟嘟的叶咩咩牙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