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子

Knife or me, which do you prefer?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K:

哈哈哈如何画出漫威的精髓哈哈哈,不知是哪位能人画的,微博上看到的,侵删

【短篇】克莱恩和我(上)

2006年4月2日  下午17:00

     本来每天固定晚上22:00写日志,不过待会儿稍微有一点事,所以还是决定早点写了。

     今天斯顿普院长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是有一位病人指定让我成为他的私人心理医生,然后给了我那位病人的电话号码,让我找个时间约他出来进行面谈。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毕竟我以前也当过别人的私人医生,无非是见面的时间长了点,不过这一点也给了我很多机会就是了。

但是我想我并不是一位出名的私人医生,这位病人为什么指定了我呢?真是个奇怪的人呐。

     噢,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该出发了。

2006年4月3日 晚上22:30

     该死的,我又忘记了要固定时间了,明天可一定要记得。

     话说回来,昨天见到的病人长得可真不赖。他的名字是克莱恩·莫奈,听说是个有名的上市公司总裁。他说他最近失眠并且有梦游的习惯,这让我感到有些困惑。这并不算是很严重的心理症状,不知道这位大名鼎鼎的总裁到底在担心什么。噢,对了,他的眼睛长得可真好看,带着梦幻的蓝色,的确是我想要找的人。虽然发色强差人意,是棕红色而非金色,但是脸长的十分英俊,真是让我忍不住赞叹。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够好好参观一下他的卧室。

2006年4月4日 晚上22:00

     原来是这样。

     今天我和克莱恩仔细的进行了深度咨询,终于知道他说的梦游和失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他梦游的时候虽然是醒着的,但却动弹不得,让他感到困惑。尽管后来我并没有问他梦游时做了些什么,而他看起来也并不想说出来,但是我想我总会知道的。

2006年4月5日 晚上22:00

     今天说好了明天去克莱恩家中进行更多咨询和治疗方针的确定。让我想想我有没有漏带什么东西……

     嘿!怎么能忘了带那个东西呢,如果没带线可就连不上摄像头的画面了,我可真是粗心大意啊!虽然这偶尔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其他时间总是容易给我带来奇奇怪怪各种各样的麻烦,特别是像这次这样的机会,要是错过了我又得再重新弄一次了。

    得好好改改粗心的毛病才行。

2006年4月6日 晚上22:00

      今天干得不错。我趁着他出去买东西的时候,把摄像头安装在他房间还有其他一些地方的角落处了,保证他不会发现的。趁他还没回来的时候我还仔细的测试过一遍,没有什么问题,就是不能远距离操作,只能等到他让我住进他家里以后才能开始观察了。

      啊,真是难以忍耐啊,他什么时候才会邀请我呢?真好奇啊。

2006年4月7日 晚上22:00

      今天没有和克莱恩见上一面。我打听到的消息说,他的公司突发经济危机了,害得我也好好担心了一回。要是他以后一直都在忙工作上的事情,暂时把我和他的心理病症放在了旁边可怎么办呢,这可真让我为难。

2006年4月8日 晚上22:00

     今天也没有见面。

2006年4月9日 晚上22:00

     天呐,前两天真是白担心了!今天克莱恩说他的心理压力变重了,我就连忙提出要搬进他家以防万一的要求,他想都没想就答应我了,真是上帝都站在我这一边了。

2006年4月10日 晚上22:00

今天再见面的时候,他让我明天就搬进去。噢上帝呀,这真的是……太让我感到开心了!我现在应该好好整理一下我的行李,这次可千万不能漏东西了。

2006年4月11日 晚上22:00

     距离克莱恩成为我的VIP病人已经有八九天了,我今天终于住进了他的家里。他最近的心理压力变得越来越大了,特别是当他的公司遇上了经济危机之后。不过这也正好促成了我的机会。今天我好好观察了他一天,从他起床那一刻开始,就连他在工作还是洗澡或者午休的时候我都没有闲下来,不过他下午四点钟的时候出去办事了,我就趁着这时间好好看了看他的房子,不过没有什么发现,只好休息一下。晚上才是重头戏!我可不能误了事!

     噢,现在克莱恩准备要睡了,我也该再休息一下等他睡熟了再观察。

今晚一定是一个美妙的夜晚!

2006年4月12日 凌晨00:34

     我其实之前因为太兴奋一直没有休息,然后在00:15的时候打开了电脑观看监控画面。过了大概十分钟,克莱恩终于从床上坐了起来,不过我知道他是在梦游,而不是起夜或者做什么其他的。这让我很兴奋,所以我才打开日记本把事情记录下来。00:25的时候,他出了卧室门,我走到我的房间门口打开门缝看了一下,他好像往厨房走去了,不过我没有在厨房安装摄像头,就只好回来看着卧室的监控画面等他回到卧室。

     大概又过了7分钟这样,他终于回到了卧室。不过那时他的手上拿着菜刀,然后又拖着一个东西,好像有人那么大,但是画面太暗了,我看不太清楚。克莱恩很费力的把那个东西拖到床的旁边,现在正拿着菜刀一下一下的砍着。噢上帝!好像是血漂了出来,把床单都染红了!噢……我的上帝……这是……

     等一下!他停下来了!他回头了……好像……他好像……在看着……

     我?

和学校同学的文章接龙(超级短小哈哈)

    Years ago, there was an argument between my mom and me, and I left home to struggle for my own business. Ever after that, it has been 30 years without going back home, even though I know she was finding me. Today, I finally decided to go home with my good reputation and wealth that gained from all these years. Nevertheless,all I received from the neibors was the message of her death.

    After I heard that her tomb was set in hometown, I went back to the old house that we used to live when I was just a little boy. The environment changed so much that I couldn't even recognize the house clearly. Finally, I stoped in front of an old house where trees and grasses grew all around. I entered the house; dusks flew out when the door was opened. I cleaned up the house using the whole morning. When I eventually had some time to take a rest, a strange voise came from the outsideof the house. I frowned and went out. It was from the area where was behind the house. I ran to the backyard. Blood floated on the ground and when I followed the trend of blood to see what was there, I found that two pale hands reached out from the soilwith blood on it. I tembled and steped back with full fear. A woman who wore white dress but was turned to red by blood sprawled out of the ground. Her hair was too messy to see clearly who she was. But her figure was familiar. When she raised her head, two eyes without any mood stared at me. I wouldn't forget her face though I left her for so long.

    It was my poor mom who I missed so much.

【贺红】伤疤

超棒_(:з」∠)_

_DAYUN:

电视上的球赛在激烈紧张地进行着。


球场上的球员争分夺秒地追赶着比分。


中场休息时。贺天低头看了一眼枕在他腿上打游戏的莫关山。


莫关山打游戏的样子特别好看。


他不会大喊大叫地爆粗口。


只是安静地盯着手机屏幕。


思索如何行动才能取得最大收益。


哪怕遇上猪队友也不见他生气。


用他的话说就是:“玩游戏嘛,大家都是从新手过来的,多带带就好了。”




贺天伸手呼噜了一下莫管山的头发。


额前的短发被掀起后直直地支楞着。露出了莫关山饱满光洁的额头。


在灯光地照射下。贺天轻易看见了那条漫反射出来的浅浅的伤疤。


大概一个指节的长度。斜斜划过额头。


那是莫关山小时候爬树时被酸梅树枝划到的。


也算他幸运。没伤到眼睛。


贺天的手指覆上那道疤。


用指腹感受它的触感。


刚开始贺天总以为莫关山生得一副好皮囊。


皮肤白皙细腻。


在一起朝夕相处后。才发现原来他身上有着许多小小浅浅的伤疤。




例如。


莫关山的左眼皮靠近三角区域处有一个圆圆的伤疤。


很小。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那是莫关山在幼儿园感染水痘时留下的。


贺天甚至能想象出那样的情景。


小小的莫关山皱着眉头。


脸上胳膊上都涂有治疗水痘的紫药水。


因为忍受不了水痘的瘙痒伸手抓挠。


把眼角的一颗水痘抓破了皮却不敢告诉妈妈。


因为妈妈跟他再三强调过不准用手抓挠水痘。




莫关山左手指根处也有一道伤疤。


那是莫关山上小学排队下楼升国旗时弄伤的。


虽然老师总会在每周的班会课上跟小朋友们强调上下楼梯时不能嬉戏打闹。


但总有一些熊孩子就是不听。


当时排在莫关山身后的小胖子为了躲避其他小伙伴的推搡。


强壮的身子朝前一撞。把莫关山撞得一个踉跄。


瘦小的莫关山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


伸手抓住了楼梯扶手上的一个金属雕花。


雕花上还未切割平滑的锋利金属就这么扎进了莫关山的手掌。


指根处很快涌出殷红的血液。布满了莫关山小小的手掌。


身边的小孩子都吓得尖叫起来。


贺天还记得莫关山讲述这件事时一脸自豪地说:“我当时都没有哭哦!”




还有一些琐碎的伤疤。


骑自行车时摔到膝盖的疤痕。


第一次剃胡须时留在下巴处的疤痕......


每一道伤疤都是莫关山的经历。


而对贺天而言。这些伤疤都吸引着他去了解。


时光的冲刷让这些伤疤逐渐淡化。肉眼根本难以发现。


可是贺天还是摸得到。它们是那样真实。


就像莫关山这个人。让他感觉到的生活的真实。


每一次情动。都会让贺天想要爱惜莫管山的感觉更加强烈。


贺天摊开右手手掌。


看着那道狰狞的伤疤横亘在掌心处。


那是学生时期与蛇立搏斗时留下的。


他到现在还记得莫关山看见伤口时泛红的眼眶。


那一瞬间他很想拥他入怀。


因为莫关山强硬的伪装终于卸下来了。


他想告诉他有他在。不必硬扛。


以后你的伤。由我来受。


——————END——————

看这个啊啊啊啊!超棒啊啊啊啊!!!可爱死了QAQQQ

Viasy:

再过不了只能拟完稿以后一块儿走链接啊啊啊

来自杀戮跟踪
与情节/人物/现实生活均有出入

其实是一波车 但是马赛克的部分还!没!定!

啊啊啊啊啊啊!

已命名:

尚宇这个造型杀人于无形

啊啊啊啊啊啊!

Severer Ca:

选…选择困难症…【好想殴打自己】

東風舞庭楊†专注床底三十年:

每个套路都来一遍哈哈哈哈哈哈

恭喜佛爷成为新晋好砖(全民公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