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子

贺红/GGAD/锤基/毒埃/盾冬/暴卡(perhaps)

【贺红】伤疤

超棒_(:з」∠)_

_DAYUN:

电视上的球赛在激烈紧张地进行着。


球场上的球员争分夺秒地追赶着比分。


中场休息时。贺天低头看了一眼枕在他腿上打游戏的莫关山。


莫关山打游戏的样子特别好看。


他不会大喊大叫地爆粗口。


只是安静地盯着手机屏幕。


思索如何行动才能取得最大收益。


哪怕遇上猪队友也不见他生气。


用他的话说就是:“玩游戏嘛,大家都是从新手过来的,多带带就好了。”




贺天伸手呼噜了一下莫管山的头发。


额前的短发被掀起后直直地支楞着。露出了莫关山饱满光洁的额头。


在灯光地照射下。贺天轻易看见了那条漫反射出来的浅浅的伤疤。


大概一个指节的长度。斜斜划过额头。


那是莫关山小时候爬树时被酸梅树枝划到的。


也算他幸运。没伤到眼睛。


贺天的手指覆上那道疤。


用指腹感受它的触感。


刚开始贺天总以为莫关山生得一副好皮囊。


皮肤白皙细腻。


在一起朝夕相处后。才发现原来他身上有着许多小小浅浅的伤疤。




例如。


莫关山的左眼皮靠近三角区域处有一个圆圆的伤疤。


很小。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那是莫关山在幼儿园感染水痘时留下的。


贺天甚至能想象出那样的情景。


小小的莫关山皱着眉头。


脸上胳膊上都涂有治疗水痘的紫药水。


因为忍受不了水痘的瘙痒伸手抓挠。


把眼角的一颗水痘抓破了皮却不敢告诉妈妈。


因为妈妈跟他再三强调过不准用手抓挠水痘。




莫关山左手指根处也有一道伤疤。


那是莫关山上小学排队下楼升国旗时弄伤的。


虽然老师总会在每周的班会课上跟小朋友们强调上下楼梯时不能嬉戏打闹。


但总有一些熊孩子就是不听。


当时排在莫关山身后的小胖子为了躲避其他小伙伴的推搡。


强壮的身子朝前一撞。把莫关山撞得一个踉跄。


瘦小的莫关山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


伸手抓住了楼梯扶手上的一个金属雕花。


雕花上还未切割平滑的锋利金属就这么扎进了莫关山的手掌。


指根处很快涌出殷红的血液。布满了莫关山小小的手掌。


身边的小孩子都吓得尖叫起来。


贺天还记得莫关山讲述这件事时一脸自豪地说:“我当时都没有哭哦!”




还有一些琐碎的伤疤。


骑自行车时摔到膝盖的疤痕。


第一次剃胡须时留在下巴处的疤痕......


每一道伤疤都是莫关山的经历。


而对贺天而言。这些伤疤都吸引着他去了解。


时光的冲刷让这些伤疤逐渐淡化。肉眼根本难以发现。


可是贺天还是摸得到。它们是那样真实。


就像莫关山这个人。让他感觉到的生活的真实。


每一次情动。都会让贺天想要爱惜莫管山的感觉更加强烈。


贺天摊开右手手掌。


看着那道狰狞的伤疤横亘在掌心处。


那是学生时期与蛇立搏斗时留下的。


他到现在还记得莫关山看见伤口时泛红的眼眶。


那一瞬间他很想拥他入怀。


因为莫关山强硬的伪装终于卸下来了。


他想告诉他有他在。不必硬扛。


以后你的伤。由我来受。


——————END——————

评论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