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子

贺红/GGAD/锤基/毒埃/盾冬/暴卡(perhaps)

【贺红】长相依/新年贺文

这里是牙子迟来的新年快乐(★・'ε゚)ノ

贺文嘛就是要撒糖要甜甜甜(★・'ε゚)ノ

相信我以后就是一个傻白甜文手<(*ΦωΦ*)>

么么哒亲爱的们别忘记喜欢我哦\(//∇//)\


贺红长相依】新年贺文

年初一习俗向来是午饭吃早。

“儿子,去,去叫小天来家里吃饭。”妈妈在百忙之中也没有忘记红毛这个新朋友。

“欸人不一定有时间来。”红毛打着游戏回答道。

“你这孩子,真是的,”妈妈瞪了红毛一眼,“有没有时间都要去问一问!快去!”

“……知道了妈妈。”红毛不情不愿的出了门,一路走到贺天家门口。到处都弥漫着新春的热闹气息,唯有贺天家,冷冷清清,没有贴福和贴对联。

红毛想起有一次来贺天家也是冷冷清清的,偌大的的房子里只有贺天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永远无法忘记,那天贺天看见他来时,瞳仁中放射出来的光彩。

“贺天大傻逼!在家吗?!”红毛双手叉腰站好,扯开嗓子就大声喊道。

房子里传来脚步声,下一刻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贺天懒懒的朝他挥了挥手:“哟~hu……”

“你丫住嘴!!”红毛见他开口就要喊那个名字,眼疾嘴快的打断了他,“不准说那个名字!!”

“噗……”贺天笑出声来,走上前用力的把红毛往自己怀里抱,“什么事?”

“喂……你,你要不要去我们家吃饭?”

“行啊,”贺天爽快的答应了,看见红毛吃惊的表情,他挑眉,“怎么?不愿意了?”

“嗤……我,我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答应了。”

“我家里没人,好不容易有一顿免费的午餐,不去吃我不是傻吗?”

“行行行,爷爷看你可怜,暂时收留你了。走!”

“哦?谁是爷爷?”

“当然是我……诶诶诶你他妈别压这么紧很痛……行了你是爷爷好吧……”

“卉儿乖~”

“卧槽你这个龟孙子我和你没完儿!!”红毛跳起来就给了贺天一个大暴栗。

“……你很有胆量,敢打我?”贺天抱住红毛的腰就凑了上去,笑咪咪的释放威压。尽管只是一个初中生,但是他的气势却很足,而且打架也厉害,学校里面基本上没人敢挑衅他。

“哼你以为我丫怕你啊,要不是快到家了我就给你一拳头了……”红毛说是这么说,但是声音倒是越来越小了。

“那以后还给不给叫名字了?”

“给给给你最厉害爱咋叫咋叫。”

……

“哟小天来了!过来过来,给阿姨看看。越长越俊了,这个是红包,拿着,以后有时间就来找咱们家孩子玩,啊。”方修芸和蔼可亲的摸了摸贺天的肩头,塞了一个红包到他手里。

“谢谢阿姨,新年快乐,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贺天笑起来。

“妈你别给他骗了,这家伙心里不得多得意呢!”红毛探头出来抗议道,“妈我也要红包!!!!”

“还能缺了你的吗?”方修芸无奈的瞪了他一眼,也塞给他一个红包。

“谢谢妈妈!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心想事成天天开心!”红毛也笑起来,还抽空给了贺天一个得意的眼神。

贺天心念一动,伸手摸了摸红毛的头发。

“修芸,儿子,小天,来吃饭了!”毛彦秋搬上最后两个菜,大声招呼道。

“走吧,去吃饭了。”方修芸挽着两个孩子的手臂,笑着走过去。

“新年快乐!”

一句道喜的话脱口后,这一家四口(大概)就开始了年初一的午餐。

晚上方修芸极力把贺天留在自己家里,也不顾红毛的反对直接不由分说的拉住了贺天,就说住一晚。

贺天脸上倒是无奈,心里却是得意洋洋。红毛趁爸妈不注意,狠狠地朝贺天龇牙咧嘴无声说道:“你记住!”

却被贺天一把捂住了嘴。

夜晚两人躺在同一张床上,耳边回响的是花园里夏日独有的嘈杂虫鸣声。

“红毛……红毛?”贺天侧过头呼唤红毛的名字,却没有回应。

他睡着了。勉强算得上长的睫毛轻轻铺在眼皮下,嘴角微微张开,呼吸平缓而安静,整张脸沐浴在月光中仿佛泛着光。

“新年快乐。”贺天伸手悄悄把红毛养自己身边拢了拢。

他在红毛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祝你永远幸福快乐。


评论(13)

热度(41)

  1. 啊啊啊啊啊零酱~牙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