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子

贺红/GGAD/锤基/毒埃/盾冬/暴卡(perhaps)

【贺红】习惯 6.

被吞了(⊙x⊙;)可是明明只有一点点啊(╯°Д°)╯︵┴┴
算了……
想看的直接网页版复制链接吧,心累[○・‘Д´・○]
顺便不适者退出(๑´ω`๑)

6.
真正到考试的时候,那一刻的脑子反而是最为冷静的。红毛深深地体会着这一点。眼前的试卷有百分之四十五是他所熟悉的,后面的题都可以蒙一蒙,总之意思就是这一科目及格不是梦。

高考时间是短短的两天。

看起来短,实际上却是度秒如年。这一刻的状态不好,下一刻就会失去几个分数,明明都是会的,最后出来却因为粗心错失几分。这些,无一不是考生们害怕的。

但是红毛没有。

并不是说他没有努力过,只是他自己没有可以失去的东西,反而容易放手一搏。

——
最后的结果,也的确对得起他的努力。

这样的成绩,足以上一个普通大学。

毕业晚会那天,他们都拿到了自己的成绩。

红毛实在是松了一口气,低头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抬头望去,轻易便可以看到贺天挤在人群中被人询问成绩如何。

贺天挑挑眉毛,没有回答,抬头与红毛目光对上,尽管心里想询问红毛成绩,下一刻却立马转头追随着不远处的见一。

红毛有点无奈的转过身子,拍拍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的嘟囔到:“红毛啊红毛,你就是贱。”他想这一次真的是不能再作贱自己,也没有机会了。他和贺天的成绩毕竟不在一个水平线,永远没有相交的点,想想这样的恶心单恋的确是该彻底结束了。由他自己,亲手结束。

毕业晚会拖沓了很久,终究还是to be end.

四人并排走在校道上。

“展希希,小红毛,贺天,我们一起去外面搓一顿呗?你看明天就各自分离了。”见一揽着展正希和红毛的脖子,笑嘻嘻的建议道。

“哈?搓一顿?我还是不去了,”红毛诧异的摇摇头,“我选好要上外地的大学,估计明天或者后天就走了。今天晚上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好好休息一下。”

见一和展正希还没开口,贺天却突然扯住了红毛的手腕,眼眸中沉淀着的是正在酝酿的风暴:“你去外地?为什么?”手上力气越来越大。

“我操贺天你他妈发什么疯??这里的大学要不是一流的要不是就垃圾我是傻了才在这里上学啊!喂你丫这么用力干嘛?!”红毛挣扎了一会儿,却没有力气甩开贺天,一下子就气笑了。搞笑,他妈老子喜欢你的时候天天心心念念人见一,老子决定放手的时候又拉着老子的手不放,贺天你草他娘的不也是犯贱吗?!

“诶诶诶贺天得了啊,”见一一拍贺天的手贺天就放了,他无语,“你们俩从高一还是高二的时候就吵到现在,都毕业了还跟敌人似的。好好说话行吗?”

红毛看着右手被深深拧出的几道青紫的手指印,又对比刚刚贺天对见一的态度,心里的气也是消失彻底了,他皱着眉头笑:“行,喝就喝。现在走呗。”

展正希开口:“红毛你手腕……”

“不碍事。你们磨磨唧唧的到底喝不喝啊??”红毛无奈的打断。

本来也没什么事,习惯了。

“喝喝喝,走,去外面的大排档!”见一看两人没有再吵架,重回嬉皮笑脸,吹了一个口哨带着展正希往前冲去。

红毛和贺天走在一起,一时间气氛尴尬无比。一路无话。

——
最后见一喝了很多酒,贺天也是,展正希和红毛就少少的饮了几杯。

他们心中真的很感慨。

路灯微微泛着黄色的灯光,大排档里充盈着客人的猜码声,大笑声,老板和老板娘哟呵着招呼客人的声音,凳子划过地板的嘈杂声,同为毕业生的笑笑闹闹……

尽管这一切是这样的喧嚣,低入尘埃,他们却感受到了超越一切的情感,掺杂着友情与爱情,掺杂着许许多多又爱又恨的复杂情感。这些情感交织在一起,仿佛带他们回到了,最最最开始的时候,以及最最最值得人怀念的时光。

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就在拥有你,拥有过你,和离开你。

“红毛,你抱得动吗?”展正希一手抱着见一的腰,一手扶着贺天帮红毛把贺天抬起来。

“呃……可以,你们走吧,我带贺天回去就行了。”红毛扶着彻底醉酒靠在他身上的贺天,对展正希他们挥了挥手。

他走路时有点重心不稳,但撑住了贺天还是绰绰有余的,毕竟他又不是小娘们儿。

现在是半夜两点多,街上没什么人,也没有车,好险贺天家住的不远,不然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一路上夜色寂静,唯有路灯发着微光,飞蛾不停歇的扑上去,又被灯罩隔住。

红毛感受着贺天的热度和呼吸通过脖颈传来,忽然就对这样的贺天有了倾诉的欲望。他向来不矫情,自己心里有什么痛也不会说出来,除去没人听之外,他也害怕听了就会看不起他。可若是醉酒睡着的贺天就没关系了。贺天什么都不会听见也什么都不会记得。只会忘记这一切。

“贺天……你他妈就是个神经病。你说你脑子里面装的都是什么啊?喜欢人家不敢追,人被我打了还只能暗地里报复我,怂不怂啊傻逼?”红毛嘲讽的笑着,却忽然眼睛酸涩,声音小声而沙哑,“……可我他妈喜欢你。我也是怂的要死。你这种人,肯定不会对我有什么兴趣我还每天眼巴巴的去你家做饭,追着你跑,三番五次就去找碴。好险你睡着,不然我丫的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行了,这会儿你不用再嫌我了,后天爷就走了去吃香喝辣谁理你个大变态。”红毛笑笑,带着贺天走到他家门口,又伸手从贺天兜里拿出一串钥匙开了门。

他把贺天放在床上之后,在床边坐着休息了一会儿,抬起屁股就要走人,刚起来就被人拉着手跌进一个充满酒气的怀抱。

“……喂,红毛,刚告了白就想走?”男人的声音充满酒气和磁性,盈满令人心痒的笑意,“留下来陪我。”

“你……你他妈没睡着?!”红毛从贺天胸前撑起,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那……那就是说,他刚刚说的话贺天一字不漏都听进去了?!!

贺天好像明白他在想什么,呵呵地笑了笑:“听是听到了,不过……喂,你打我干嘛?”

红毛一个拳头恶狠狠的打在贺天胸前,赌气站起来:“滚蛋!我要走……唔!”

贺天霸道的搂着红毛,堵上他那喋喋不休的唇,极尽深情的和红毛唇齿相缠。红毛极力挣扎着,舌头用力的把贺天的舌头推出去,不想那贺天舌头一卷,倒像是红毛在往他嘴里送。贺天松开唇,细密的吻落在红毛的耳边。

感受到红毛腰身一瞬间的松懈,贺天轻轻一笑,笑得红毛全身酥麻,酒气萦绕着:“……呵,没想到你原来这么主动,嗯?这就是你一直想要的吧?”

“……我……不要……!”红毛一直颤抖不停,眸间闪烁着惊恐和害怕,“我说了不要!”

“哼……等会儿你就知道要不要了。”贺天舔了舔红毛的锁骨,一把抱起红毛就扔到床上,松了松为拍毕业照而打上的领带,伸手褪去红毛的上衣,露出红毛胸膛处细滑而稚嫩的皮肤。

红毛看着贺天,不停推脱着往后退去,却止不住贺天的下一步动作。他的双膝跪在床铺上,双手禁欙虆欙锢着红毛,俯下身啃上红毛胸欙虆前的乳欙虆欙粒,啃欙虆咬欙舔欙虆舐直到那个地方变得殷欙虆红无比。

“……哈啊……”红毛揪着床单暗自发力想要甩脱贺天有力的手掌,却反而被压的更紧,之前那五道青淤还未褪去这下更是痛的厉害。他真的……很怕。

贺天坏坏一笑,再用力一压,右腿挤欙虆进红毛两条大腿的根欙虆部,挑虆欙虆逗一般的蹭着。

“贺天……不要!啊……”红毛望着自己的小欙虆兄弟和贺天的小欙虆兄弟都膨欙虆欙胀的厉害,眼里霎时间充满了绝望。

“为什么不要?你不是喜欢我吗?”贺天抬起红毛的腰,把人拉进自己怀里,双手一边摩欙虆欙挲着红毛的身体,一边低头直直望进红毛眼睛里。

“那你呢?!你喜欢我吗?!”红毛也直视着他,大声质问。

后面正文↓↓不过lo主不会弄链接麻烦各位惹(๑´ω`๑)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39827958564855

评论(9)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