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子

贺红/GGAD/锤基/毒埃/盾冬/暴卡(perhaps)

【贺红】习惯 4

考完试啦٩(๑òωó๑)۶好了我终于更新了,虽然没有人催更然而我相信你们还是爱着宝宝我的对吧ヽ(爱´∀‘爱)ノ233333不玩儿了╰(*´︶`*)╯


话说,这一章发出来心里有点打鼓( ・ิϖ・ิ)っ感觉红毛ooc了。嗯,还有可能你们看着这章的贺天不是很渣,但是其实对于我来说,这样的态度暧昧对于红毛来说反而是最痛苦的,毕竟红毛是那样直白爽快的人呐。

(๑ŐдŐ)b总之,你们看着先吧。


4.

莫名的红毛和见一的关系忽然好了起来,不论是因为那次事件后见一有心结交还是因为红毛心里有自己私人的想法,两人的的确确是交好起来。时不时的就一起打打球聊聊天。


见一也是接触了红毛之后才慢慢了解到这人的性情,其实人很不错,或许只是从小的生活环境造成他一身刺的小混混形象,一碰到就炸。他后来也有去过红毛家玩,不同于展正希家那样的温馨满满,有父母和妹妹,红毛家里一点人的生气都没有,冷冷清清的电视沙发、厨房、卧室。窗户又厚又背光,平时连点光都透不进来。


他这时才想起红毛也不过也是个没人疼也没人爱的小孩。


“……喂,这么恶心的看着我干嘛?”红毛嫌弃的朝见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翻了个白眼。


“呜哇!没想到你过得辛酸——”见一一冲上去揽住红毛的肩头就大声哭出来,还连连拍着红毛的头,说,“不怕不怕哈!!以后哥疼你!”


“去你丫的,”红毛抽搐着嘴角一把拍开见一在他头上揉来揉去的手,“谁哥呢你?我要去洗澡,你自己玩去。”说完就回卧室拿着衣服就往浴室走去。


见一一脸笑嘻嘻,东看看西看看,仔细的环顾了一下这个屋子。


-

突然,门口传来一串不轻不重的敲门声。见一心里奇怪,平时也不见红毛有什么其他朋友,今天是谁来找红毛?想着就走到门口,一伸手打开了门。


没看清人就张口道:“你好,请问找红毛吗?他在洗澡,现在没——我靠,贺天?!”见一吓了一大跳,往后退了几步。


“见一?你怎么在这?”看到是见一开的门,贺天冷漠的眼神便收敛起来,露出戏谑的笑意。


“那你来干什么?——等等,你和红毛很熟?!”见一狐疑的瞪大眼睛,问道。


“我和……”


“吱呀——”在他们说话间,浴室的门被打开,氤氲的水雾中朦朦胧胧的站着一个红头发的人。他从水雾中走出,擦着头发,裸着精瘦的、肤色与脸颊完全不同的上身,慢慢说说道:“我刚刚听到有人敲门,是谁……?哈?贺天?”


“怎么?”贺天挑挑眉说道,眸子里却是冰冷无比的笑意。


“……见一,你先回去吧。”红毛咬牙切齿的看着贺天对见一说道。


“啊?怎么了?你们要聊啥?”见一奇怪的摸了摸头发,问道。


“一些私、事!”红毛甩了甩湿漉漉的短发,用力皱着眉看向贺天。


“哦,那我走了哈!再来玩啊!还有,快要高考了好好学习哦!”见一哈哈一笑,拎起包就走了。


大门一关,红毛就举手对贺天凶狠的竖起了中指,语气不善道:“我操,你来干嘛?!”


“操你~”贺天大步走过去,伸出修长的手一把抓住红毛的手腕,用力的往自己这个方向拉过来,另外一只手不由分说的钳着红毛的腰,轻易地就把人禁锢在了自己怀里,附在他耳边轻笑着,“最近你很忙么?呵,看来是太久没有教♂训你了。”


红毛用力的别开头,躲避着贺天喷出的气息,手上握住贺天的手臂,用尽全身力气终于从贺天的怀里挣扎出来。


“你他妈没事找事老招惹我干什么?!我怕你了行不行?操,你爱教训谁就教训谁和我有什么关系!”红毛捂着额头吼道。


“啧,你还是真是学不乖啊。”贺天冷笑,一步步走过去把红毛逼到墙角。


红毛咬着牙,倔强的瞪着贺天。


贺天盯着红毛,他们其实已经许久没有如现在一般亲近过,他很久没有仔细看过红毛了。红毛的头发长了许多,眼睛下浮现出淡淡的青黑,似乎是没有休息好。忽然就没了想要继续做些什么的兴趣,贺天埋头在红毛的肩窝,声音闷闷的道:“喂,我要吃饭。”


“来这里就为了这么无聊的原因?”红毛翻了个白眼,推了推贺天的头,等到他让开之后就往厨房走去。

贺天坐回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望着厨房里的红毛扎上围裙,站在灶炉前打开火开始做饭。他想起刚开始红毛来到他家做饭的时候,也是一脸不情不愿,但是又很怂逼的认命般的扎起围裙开始下厨。


从什么时候红毛开始无视他,不再对他凶狠以对?


贺天皱了皱眉,不爽的站起来,从书包里拿出一本复习笔记放在茶几上,打开门就走了。


听到门关上传来的动静,红毛从厨房走出来,目瞪口呆的大吼:“我日你全家!!妈的贺天你丫什么意思啊我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家他妈是你家吗?!!”


然而屋子里已经没有其他人的声音了。


他关了火走到客厅,忽然注意到茶几上的物什,拿起来翻开一看,是复习笔记。


他的耳根微红。


他知道他不该想象着那些没有可能的事情,可是每一次、每一次,贺天的举动都让他忍不住去想,忍不住去捡起,那些于贺天而言可能只是可怜玩物一般的施舍。

他想他终究还是自卑的,尽管一次次的打赢那些不断找茬的人,尽管别人都用惧怕的目光看着他,尽管不会再有人对他拳脚相加,也不会再有人辱骂他,可他终究还是明白的。


-

他和贺天之间那如天壤之别的差距。


别忘了左边推荐哦٩(๑òωó๑)۶么么哒亲爱的们ヽ(*´з`*)ノ


评论(25)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