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子

贺红/GGAD/锤基/毒埃/盾冬/暴卡(perhaps)

【贺红】习惯 3.

哎呀,之前好像一直忘了写第几章Σ(っ °Д °;)っ补上补上


3.

究竟为什么会喜欢上贺天。


这个问题他也一直在想着。


红毛擦着头发径直坐在沙发上,眼神空落落的往前望,眉毛罕见的没有皱得那么紧。实际上一个人在家的话他也不会皱眉,没事自己对着自己何必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他的眉毛不算浓,细细的透着淡淡的棕色,眉间因为长期皱眉留下浅浅的印子。皮肤不算粗糙,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痘印。他不皱眉的时候也没有多美丽精致,甚至算不上清秀,却看着很舒服。


-

他记得,他这几年打架唯一输过的、还输过蛮多次的人,就只有贺天。红毛卧槽了一声,心想自己不会是抖m吧,于是恶寒的眦眦牙,又继续回想。


贺天啊,人长得多帅啊,有脸有钱有身高对女孩子又绅士,偏偏就被红毛碰上了。他又天生不服管,被打过一次之后没有服气,每次遇见那不得讽上两句吧,贺天也是脾气来得快下手狠,何况他也看红毛不爽。每次俩人一碰头无非就是相互拳打脚踢,又有哪次手下留情过?

然后毫无悬念的每次红毛都被打趴下,身上青青紫紫的满是伤痕,贺天身上也挂着彩,脸上却是潇洒的冷笑。

然后红毛就浑身是伤的被带去贺天家做饭,美名其曰“输的代价”。


许是站在厨房里为某一个人做饭的感觉太过久违,即使满身伤痕,即使不爽于那个人是贺天,却忍不住期待。

他会用心做好饭,但每当做完饭后就马上摔门离开,只留下贺天面前一桌的佳肴。


或许从那个时候,有些东西就真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已经拉都拉不回来了。


他想,或许,这样就好。


-

那天之后,两人之间却开始由相互挑衅、一言不发就要开始打架的气氛,慢慢转变为相互忽视、最初那种陌生的气氛。


每当贺天想要张开口说些什么,喉结微微滚了滚,在看到红毛皱着眉毛一如既往的模样却仿佛突然间失去了说话的能力,深藏喉咙间的话语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啧。”贺天不耐的抓了抓黑发,也有点奇怪自己最近是怎么了,在家吃东西也吃不下,还经常想起红毛穿着围裙的背影。不由用力皱眉,呢喃道,“我他妈是不是最近太久没碰女人了?”


放学之后,红毛慢慢往校门走去。


在他前面走着的是见一。


今天的见一倒是看着非常的憔悴沮丧,在前头重心不稳、左摇右摆的走着。最奇怪的是今天他竟然不缠着展正希一个人回去了。红毛带了一点点好奇的看着见一,但也并没有加快脚步跟上去。


想来应该是见一在展正希那里受了点什么挫折吧。


见一和红毛是走一个方向的,红毛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事。


本来见一走的好好的,忽然有人从旁边一把捂住见一的口鼻往道路旁一条很隐晦的巷子里拉过去。红毛也是吓了一跳,想着总不能袖手旁观,猛地冲了进去。


见一已经被拉得远了,听着巷子里传来的隐隐约约的打击声,红毛掏出手机给贺天发了条短信就冲过去,在一个拐角处看到见一被一群人压在地上猛打。


他“呸”了一声,撩起袖子抡起拳头就迎了过去:“你们真他妈孬种!一群人对一个算什么好本事?!有种就冲爷爷来!”一句话说完,就已经有一个人被撩倒了。

“你他娘又是谁?!”那领头的回过头看着红毛,不屑的看着他。地上的见一拿开手,露出被打破皮流出血的脸,一脸惊讶的看着红毛。


“老大,这不是那高二的红毛吗?刚进学校那会儿真是生猛啊……也没听说过他这么爱多管闲事,怎么就冲过来了?”旁边一人附在老大耳边嘟嘟囔囔的爆着料。


“哼,管他红毛还是黄毛棕毛黑毛,见一这个孬种惹了我,我他妈还打他打定了!给我上!我就不信了,一个人还能打的过我们这么多人?!”老大一个拳头率先就上去了。剩下几个也是相互对视几眼,涌了上去。


红毛长这么大,哪里怕过什么打群架?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就和对面七个对峙起来,一边躲开自己的要害,一边下狠手,拳拳到肉。


十分钟之后,对面的就已经只剩下两个了,红毛也站在原地重重的喘着粗气,身上挂着一点小伤。不过对比起对方的,他已经可以算得上“全身而退”了。


那老大是有点实力,挨了红毛几拳狠的硬是没有倒下。

“嗤。还行嘛。”红毛扯出一个凶狠的微笑,再次打了过去。


几分钟之后。


所有人都躺在了地上。除了红毛。他揉了揉被哪个老大最后一拳打到的小腹,有点尴尬的左右望了望:“……咳……这个,和上次就算扯平了……还有,那什么……上次是我不对,咳咳总之,我走了。”说完,转身就仓促的走了。


见一一脸懵逼,看着红毛走了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说:“嗯,谢谢你。”


红毛撩起T恤,低头望着小腹浮起的青肿,小声抱怨着:“……卧槽那老大真他妈有病……”忽然身旁闪过两阵风。


他回头看了一眼,果然是贺天和展正希。


啊啊,烦死了。那副紧张的样子做给谁看。红毛嘲讽的笑笑,回头一直往前走去。


他和贺天就是两条永远不回头不拐弯的直线,行走在自己的轨道上执拗的往前。


展正希和见一一见面就粘糊起来了。留下贺天一个人站在不远处,望着红毛低着头插着裤兜的削瘦模样。


“见一,”贺天忽然开口,“红毛怎么样。”


见一一愣,然后挠着头回答:“脸上伤得不重,但是不知道他身上怎么样。刚刚我还见他揉着小腹好像挺痛的。”


贺天有点出神,隐约间听见见一嬉笑着和展正希说着什么。


“……欸展希希你知道吗,刚刚红毛超牛逼哈哈,一拳一个!还有最后你知道吗哈哈哈哈超可爱的,他说和上次扯平了然后就红着脸走了哈哈哈……”


贺天心中浮现出隐约的不爽,啧了一声,而后又冷冷一笑,管他做什么。


回头又开始关心起额头破皮的见一。


-

贺天,之于见一是随手可触的朱砂痣。


之于红毛,却是没有一丝可能的的白月光。


评论(10)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