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子

贺红/GGAD/锤基/毒埃/盾冬/暴卡(perhaps)

【贺红】习惯

这里是第二章(๑ŐдŐ)b然而好像喜欢的人好像并不多(๑ŐдŐ)b就算不好看就随便点个赞吧●﹏●让牙子高兴高兴就好😂


2.

如果一个人真的想要隐瞒什么,那么就没有人会知道他想要隐瞒什么。


尽管红毛从来都是一个情绪外露的人,但是他也一样。

他的方式很简单。


不过是慢慢去习惯。


习惯贺天无所谓的态度,习惯面对贺天时就收起痴缠缱绻的眼神,习惯对待贺天就像对待敌人一般狠辣,习惯他和贺天之间的种种包括那时不时出现凑一下存在感的钝痛感。


红毛缩起腿坐在椅子上,兴致缺缺的盯着任课老师发呆,发了几秒愣,转过头看见贺天在睡觉。不能说看见,只是意识到。


贺天的睡相很好,闭着眼,眉眼精致帅气,整张脸安静的就像天使。


可惜只是个恶劣的魔鬼。


红毛慢慢伸出手,忽然想要触碰这样的贺天。可在那一瞬间,老师便回了头。他僵了僵,手指凝固在空气中,良久才慢慢握紧,收回来用力捂到心口处。


他怎么能出现这样疯狂的想法。


“铃——”


下课铃声一如既往的响起。贺天终于被吵醒了,抬起头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


红毛像是做贼心虚了,站起身往门外走去。没想到下一刻贺天也站起来了,带着戏弄的微笑,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走出去。


“——贺天!你想干嘛?!”红毛咬牙切齿的回头,推开贺天,不爽的看着他。


“去厕所,”贺天扬扬下巴,调侃般的吐出戏谑的声音,“怎么?还以为我跟着你?——自作多情。”


“贺天你他妈——是不是脑子有病——”红毛攥紧拳头,转身往前疾走。


“如果不想伤痕累累的走出厕所,你就好好说话。”贺天紧紧跟着,牵出完美的微笑,用只有红毛听得见的声音,说着狠毒的话语。


红毛不再答话。


贺天奇怪于他的沉默,却也没有再对他开口,下一刻转身就打了自己的脸,伫立在见一教室的门口,吹了声口哨盯着从门口出来的见一。说说笑笑。


时间在红毛眼中有那么一刻的凝固,又开始像撕裂他的全身一般行走。他该庆幸贺天还有兴致逗他,还是该为贺天时时关注着见一的一举一动而痛苦?


这些事他其实真的不是很懂。红毛用力闭了闭眼睛,走进厕所里。


下一节课很快就要开始了,红毛却没了上课的兴致,头也不回的走上天台。


他有很多的小弟,也时常聚在一起聊一聊每天发生的让自己不爽的事,然后讨论着下一次架应该打谁。


其实他也不是真对打架有什么特殊兴趣,只是没人管他也就随便玩玩,那种刺激的感觉印进心里就不会感到一个人有多寂寞。


他的恶习是很多,但说真的话,也没有打死过人没有吸过毒甚至连酒吧都不常常去,顶多算个青春期叛逆的不良少年。


红毛打了个哈欠,躺在天台上翻翻身就睡着了。


放学的时候,红毛才醒过来,才意识到要走了。他走到一楼时,天上忽然便下起雨来,阴阴沉沉的没有一丝光亮。


前头又是贺天那个烦人的身影,撑着一把伞眼神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似乎在找谁。最后贺天的眼神定格在红毛身上。


红毛一愣,也没有什么期盼的低下头,困意连连的往前走去。


他知道,贺天在找谁,无非是见一。果真,贺天往他身后走去。


红毛不再有回头的想法,一头栽进雨水里,湿意瞬间将他淹没,刺刺的红发此刻也有点聋拉下来。


却不知,贺天站在他身后那片空空如也的地上,深邃的黑眸沉默的望着他被雨毫不留情打湿的背影,眉毛一瞬间皱起又展开,打着伞一个人走进雨里。


世上这么多巧合,恰好你在看着我的时候我背对着你,我在期盼着你的时候你转身消失不见。


要说他们之间的交集的话,倒也没有多少。无非是红毛打过见一一次,恰巧被展正希和贺天一起看到,把人给救了下来,到最后反倒是红毛被打得半死不活的。


说实话他比较随意,想打就打,也不管人是谁,看不爽了抡起拳头就上。打见一也就因为有些事不太看得起见一,深究的话到没有什么。


本以为打一架罢了,输就输,没想到自己都栽了进去。

红毛回到家后,甩了甩头发往浴室走去。室内除了外头传来的淅沥雨声,一片寂静。


评论(1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