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子

贺红/GGAD/锤基/毒埃/盾冬/暴卡(perhaps)

【贺红】习惯

在贴吧上也发了,然后一直在描写红毛的内心戏啥的,总觉得一直在水啊(๑ŐдŐ)b故事线和old先大大设定的不太一样,总之就是有私设。

预计十章之内完结,有一篇肉,然后想要be来着╰(*´︶`*)╯

今天序和第一章一起


序.


那一天是他回忆起来,最惊喜和最快乐的日子。


在他曾经贫困,没有希望的过去。


他总是蹲在天台边缘上面,望着校园一日复一日的无常。


劣质染发剂染成的的红色头发在橙黄色的暖阳下,意外的好看。


每每他现在回忆起过去,就如看到一则笑话。


永远望着一个人回头,夹缝存生的、毫无未来的笑话。




1.

红毛指间夹着一根烟,放进嘴里深深吸了一口,他抬头望着天,余光撇过远远走来的一群傻逼,眉间聚起浓浓的戾气和不耐。


“啊艹,真不走运,又来。”他丢掉烟头放在脚底踩灭,这才啐了口痰站起来往那群人走去。


“喂红毛!不是说要约架吗?择日不如撞日,现在怎么样?啊?哈哈哈傻逼。”领头的人狞笑着,伸出手竖起了中指狠狠比了两下。


“啊啊你他妈这个怂逼还要凑齐了人才敢上吗?有没有种啊?哈?”红毛回以一个不客气的中指,鄙视的眼神扫过对面气势汹汹的十来人。


当下他们就忍不住了,怒吼了一声全都扑上来。


红毛扭了扭手腕,抬手迎上去。


“爷爷几天没打架了就以为我好欺负吗?”他毫不客气的揍飞一人,抬脚又踹向左边的裆部,随后左腿行云流水般一扫,又是两个人倒下。他直直站着,轻蔑道,“嗤,傻逼。”


领头那人眼睛都气的通红,自己也亲自迎了上来。

-

最后红毛还是堪堪赢了。


只是他身上遍布伤口淤青,体力不支,身子摇摇晃晃,似乎风一吹就会倒下。然而对于他来说,像这样发生在昏暗巷子里的一切,都不过是家常便饭。


他已经习惯了,无论是伤口、淤青、还是拳脚相对。

-

无论是像个小贱人一样围着贺天转。


还是贺天从来不给他温柔的对待。


还是他们从来不曾好好谈过。


还是什么。

-

他往后仰倒,无力动弹的身躯呈一个大字躺在地上。头顶上是两面破破烂烂的墙的尽头和他从未触碰过的蓝天。


“妈了个【——】,疼死了。”


可他都已经习惯了。


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拖着受伤的身体回去的,只记得自己回去之后便瘫倒在地上,有些浅一点的伤口已经结痂了,透出暗暗的血红色。


他家不算很旧,也不是很新。初一时他父母双亡,留下来的财产不过这样一套房子和几万块钱。他有过自己的名字,却觉得这种东西根本没有意义。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


于是冲动的染了头发,从此唯有一个“红毛”的称号。

家里很黑,他把身子侧翻过来,望着天花板,眉毛一直皱着。


啊,好冷。

-

第二天还是要上学。


红毛脸上身上贴着创口贴,拎着一个包踏进校门。刚走进去,看见的就是贺天,见一和展正希三个人别别扭扭的在前面走着。


他轻嗤了一声。那个展正希他一个月前才揍过。

见一吵吵闹闹的搭着展正希的肩膀,不小心回头一瞥,看到红毛走在后面脸色就有点不好起来。


贺天和展正希也注意到了。


“啧啧,红毛你昨天又打架啊?身上挂彩这么多,呵,果然是水平太差了。”贺天贱贱一笑,讽刺道。


“呸,你他妈给我滚!”红毛瞪了他一眼,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在看到贺天摸着见一的头继续开玩笑的时候硬生生噎住了嘴里的话,往前走去。


其实他知道,贺天喜欢见一。


而见一喜欢展正希。


他们四个人仿佛永远在转圈圈,一个喜欢着一个,还有一个脑子转不过弯什么都发现不了,得不到的仍然得不到,恶性循环。


贺天望了一眼红毛远去的背影,不动声色的皱皱眉头,又恢复回之前那样的斜笑,揉着见一毛茸茸的毛发开玩笑。却被见一狠狠拍下,贱兮兮的凑到展正希面前卖蠢。贺天愣了片刻,耸耸肩装作毫不在意的向前走着。


反正他也习惯了。


“铃铃铃——”


上课铃响起,即将迟到的学生蜂拥而入。红毛撑着脑袋从窗口往下看去,得意一笑,自言自语道:“哼哼,还好我来的早。”


他的确是第一次来的这么早,连老师走进来都被吓了一跳。要知道这两年他要不是逃课就是迟到半节课,这次他却破天荒的在上课铃响起之前坐在教室里。


贺天和他一个班,由于身高他们都被分在最后一列课桌。他们之间隔着一条狭窄的空隙,就像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空隙。看似近在眼前,实际上却如天与地的鸿沟。


难以跨越。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