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子

贺红/GGAD/锤基/毒埃/盾冬/暴卡(perhaps)

[黑花]光途/5.

在朋友生日上走个神,码个文(*/ω\*)   

      场面肃穆庄重,新帝面带自信微笑,一步步踏上属于他的龙座。众臣衣着严谨,双手同握白玉扳牌。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一句话响彻云霄。京城百姓纷纷投去敬仰的目光,新帝是先帝的大皇子,同时是太子。在任位太子之时爱戴百姓,温文尔雅,是个明君。

        夜幕已至。偌大宫殿中觥筹交错。

         “黑教主,不知今夜有什么节目?”新帝脸色醺红,似是有点醉了,笑着开口问到。

         “回皇上,今夜教中的美人将献上一舞,舞名《花解语》。”黑瞎子倒是随意的应着,手一摆,一众红衣女子款款行来。拥簇着中间身材高挑,容貌极盛的盛装女子。

         “那位便是在下的诚意,他名为解语花。”黑瞎子微微一笑。

         “哦?”新帝挑眉,看向解语花。恰巧解语花桃花眸微抬,眼里蕴着媚意。新帝心头一跳,站起来大笑。

         “好!”

         黑瞎子重新坐下,一粒粒往嘴里丢着葡萄,与往日的清闲神态并无不同。可远远观着的解语花却感觉到了黑瞎子的微妙变化,不由微不可见的挑了挑眉。

       琴音轻轻响起,如泠泠流水淌进心里。解语花左手向前抬,朱红色蔻丹遥指新帝。他轻轻一笑,舞起来,身姿优美,红衣随他行云流水般的动作飘扬。

        舞毕,解语花退下,由老太监领着走向皇上的寝宫。他红衣妖艳,面容清丽,藏在深深的黑暗中,若隐若现,如那桃花林中的女鬼。

        “解姑娘,老奴就将您带到这了,接下来的路,就要您掂量着走了。”说罢,老太监深深看了一眼解语花,不紧不慢的退走。

        黑暗之中,解语花良久才冷冷一笑。他踏步朝另一个方向走去。那里是皇帝的御书房。

        顷刻后,解语花顿下了脚步,清冷的声音突兀响起:“黑爷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

        “花儿爷耳聪目明,瞎子真是比不了啊~”只见黑瞎子摊着手从转角走出来,依旧是吊儿郎当的调调,让人看了忍不住骂两句。

        “呵,黑爷给我下了这么大个套,我倒是比不了,”解语花哼了一声,“黑爷可真是对我用心良苦,怎么?不是说进不来么?”

       “花儿爷貌美如花,”黑瞎子悠悠行来,伸手握住解语花胸前一缕青丝,凑到鼻前轻嗅,“让人无论如何都想一睹芳容。”他抬眸。

        解语花这才发现他摘下了黑布,一双暗红色的眸子逼人得很。

        “来吧花儿爷,这边走。”黑瞎子放下手,从怀里掏出黑布,缠在眼前,向前走去。解语花微愣,跟了上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