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子

贺红/GGAD/锤基/毒埃/盾冬/暴卡(perhaps)

[黑花]光途/3.

没人看啊w(゚Д゚)w没事,我依然坚挺
       
        黑瞎子吹着口哨,走上二楼,进到了一个上等的房间,把肩上的解语花卸到床上,才笑着开口:“花儿爷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吧?”

        “谁知道你又要做些什么勾当。”解语花揉了揉腰,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冷笑一声。

        “呵呵,”黑瞎子倒是好脾气的笑笑,“也不是见不得人的勾当,掳个美人儿回来做教主夫人罢了。我觉得你很适合。”

        解语花脸色变了变,面上仍强装淡定:“哟,不知黑爷还有这等嗜好,”他站起来,笑着靠近黑瞎子,“就是不知道……您能否消受的起了?”说罢,五指成爪,运起内气用力的朝黑瞎子胸膛攻去。

        黑瞎子戏谑的挑起眉头,往身旁一让,伸手卡住解语花的手腕:“没想到经历过大起大落的解小九爷,连玩笑也开不起了?”他用力将解语花扯过来,两人贴在一起,似乎在拥抱。

        “花儿爷不妨听听我的诚意?”

        解语花暗恨自己无能,愤愤的甩开黑瞎子的手,道:“哼。怎么?想做生意?”

        “肯听了?那么,”黑瞎子端了一杯茶,放到解语花面前,“花儿爷请用。”

        解语花细细琢磨了现在的状况,敛去眸中的不爽情绪,伸手接过茶杯,坐回床上开口道:“说吧,让我看看,你的诚意究竟能否打动我。”

        “自然可以,”黑瞎子掀唇一笑,“我教在符西地区发现了一个墓地,某位位高权重的宰相的墓。我进去过,一路埋藏宝藏,没有很大的风险……”

         “所以,希望我同去?”解语花冷冷一笑,“既然贵教曾进去过,且没有什么风险,又何必与我分一杯羹呢?”

       “自然是,”黑瞎子低低一笑,执起解语花带着青玉镯子的纤手,“有需要花儿爷的地方。”

        “与这镯子有关?”解语花眼神复杂。

        “实不相瞒,”黑瞎子放开解语花的手,“在那墓里有一座门,需要集齐五件东西和花儿爷手上的东西,才能打开。”

        “一座……门?”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