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子

贺红/GGAD/锤基/毒埃/盾冬/暴卡(perhaps)

[黑花]光途/4.

唉←_←自娱自乐的精神啊

       “怎么,花儿爷有兴趣了?”黑瞎子黑布下的眼眸闪过一丝得逞的光芒。

        解语花掩去思索,笑笑道:“兴趣倒是有一些,不过……我是做生意的,总该有些诱人的报酬,才能心甘情愿入网吧?”他盯着黑瞎子。

        黑瞎子漫不经心的回答:“花儿爷答应就好,报酬嘛——”他似笑非笑,“三七如何?”

        “不好意思,”解语花扬起美丽的笑,“四六。”

        “……”黑瞎子看了他良久,牵唇一笑,“自然好。另五样东西,找齐四件了。最后一件,就要仰仗花儿爷了。”他摊了摊手。

        “哟。还下了一个坑,”解语花脸上笑着,眼底却无一丝笑意,“是什么?”

        “明日新帝登基,第五件——”黑瞎子拖长了尾音,语带笑意,“便是那龙桌上的玉玺。”

        翌日。

        这是新帝登基的日子,全天下老百姓皆欢庆。作为一个以美人和实力闻名天下的大教,丹陵教自然是要献上三五美人,作为新帝登基的礼物。

        解语花推开镂空花雕木门,提起红裙,踏步出去。黑瞎子抱胸倚靠在海棠树下,海棠花漫天肆舞。静若一幅画。听到动静,黑瞎子睁开黑布下的眸子,一阵失神。

        隔岸有美人,红衣朱唇,眉心一点朱砂痣,美眸水光流转,眼角微翘,肤色青白如玉琢,抬眸一笑百媚生。

        “怎么?看呆了?”解语花捋了捋及腰青丝,轻笑。头上步摇簪子在微风吹拂下轻轻作摆。

       黑瞎子回过神,直起身朝解语花走去,伸手抚上解语花嫣红的唇,轻佻道:“那日说的让你做教主夫人,花儿爷考虑的如何了?”

        “黑爷还敢提这事儿,”解语花挥开他揩油的手,冷笑,“莫不是想吃一记爷的耳光?”

        “哟~哪儿敢啊,讨好您还来不及。”黑瞎子识相的没有再摸上去,摊摊手装作无辜,随后他微微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笑着开口。

        “花儿爷,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