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子

贺红/GGAD/锤基/毒埃/盾冬/暴卡(perhaps)

[黑花]光途/2.

又来了╮(╯▽╰)╭放假了好闲

        翌日的清晨阳光寂寥。解语花从床上悠悠转醒,一阵洗漱过后才走出了房间。

        虽然看样子像是富人的府上,却是一个丫鬟下人都没有,解语花对此深感奇怪。吴邪在另一个房间,解语花踱步过去,却窥见一个身着墨蓝色长袍的俊逸男子从吴邪房里走出来,目光淡淡的,手中握了一把黑金古刀。

        解语花挑了挑眉,张起灵?想着从角落处走出。张起灵警惕的竖起黑金古刀,待看清是解语花后才放下,冷道:“他睡了。”

         “怎么,这么不放心我?”解语花对上他的目光,笑吟吟道。张起灵不答话,径直向前走,与解语花擦肩而过。

       重归寂静。

       解语花站在原地耸了耸肩,忽然全身绷紧起来,冷声道:“谁?出来。” 房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随后跃下一个黑发玄袍的男子,衣上缀一只金丝白虎,好生威风。来人手持黑剑,眼蒙黑布,就露出来的部分便可知道男子皮相很好。

        与昨日吴邪所说的丹陵教教主倒是极为相似。解语花运起内气,警惕道:“丹陵教教主?”

        男子轻佻的吹了个口哨,痞笑道:“难为美人记得住我。”

        “呵,我解雨臣没有傻到连打伤我的人是谁都记不住。”解语花说着,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几步。

         “那美人儿可别忘了,”男子轻笑一声,身形一闪出现在解语花身后,双手压着解语花的肩,俯身在他耳边道,“我的名字,是黑瞎子。”说罢,黑瞎子将解语花整个扛在肩上,运起轻功一跃而起。

        解语花只觉眼前景色急速变换,他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一家偏僻冷清的客栈,门口的招牌上写着“陌上客栈”。

        “礼尚往来,美人儿也该告诉我你的名字吧?”黑瞎子一边往里走,一边闲闲的问。

        解语花气极反笑:“呵,黑爷不知我的名字又将我掳至这个地方,可真是有点不合逻辑了吧?”

        “哟,”黑瞎子挑了挑眉,“还是个倔犟的美人儿啊。安分点儿吧,花儿爷。”

        “哼。”解语花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