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子

贺红/GGAD/锤基/毒埃/盾冬/暴卡(perhaps)

[黑花]光途/1.

中考真素可怕╭(╯ε╰)╮

        白光亮的刺眼,良久解语花才缓过劲来,慢慢睁开眼睛。

        眼前不是河水、不是自己的房间、也不是他熟悉的任何环境。而是一个古香古色的房间,他在床上,床帘挂在一旁,看得出是一个富人的房间。

        “这里……?”解语花垂眸望向手腕,青玉色的手镯仍然安静的套在手上,窗外的月光洒进来,玉镯泛着澄澈的光。仔细一看才发现,上刻“五封”二字。

        “什么……”

        “小花,你还好吗?”门外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随后一个白衣的清秀男子推门而入。

        “吴邪?!”解语花眯了眯眼,对于现状似乎有点认识了。他套上镯子之后,来到了另一个时空……那么,好友吴邪又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了?你方才中了内伤,不是说可以应付么?如何了?”吴邪关切的问道,说着便上前了几步,站到了床前。

        解语花凝神寐着眼,从丹田处生起淡淡的热流。内力……吗?怎么回事?看来不是单纯跨越了时空这么简单。解语花这样思索着,睁开眼。

        “如何?”吴邪又问。

        “休憩几日便可了,小邪你何时如此婆妈了?”解语花敛了敛眸中的情绪,掩笑道。

        “那便好,不是我婆妈,”吴邪松了口气,摇摇头道,“那丹陵教教主武功好生厉害,与小哥都可一较高下,你叫我如何不担心啊!”

        “是么?”解语花笑着试探,“那你家小哥武功几何啊?”

        “什……什么我家,”吴邪羞红了脸,腆着道,“小哥自然厉害一点,他毕竟是张家家主,正统的传承。丹陵教那个眼蒙黑布的家伙不知出自何处,能与小哥相持不下。”

        “我想他并无恶意,不若此时我已是醒不过来了,”解语花掀了掀唇,“你这会儿该回房了吧?我已经无事了。别让你家那位等急了。”

        “小花……好吧,我走了。”吴邪无奈的摇摇头,转身离去。

        余下解语花坐在床上,深黑的眸微微眯起,在夜里却显得格外清亮。

评论

热度(6)